章节目录 6537章霓裳

作者:隐为者 | 发布时间:2018-09-27 18:50 |字数:6069

    莫非我的人全都死绝?

    想到这里京香就开始冲着耳机沉声喊道:“全都给我进来!”

    一片死寂。

    京香彻底死心,看向苏沐的眼神充满着吃惊和畏惧,她不会想到像是苏沐这样的副省长,怎么能做到在悄无声息中将那么多忍者都杀死。

    要知道其中可是有一位属于自己的上忍!

    一个能随手就杀死上忍的副省长?

    “看来咱们之间的谈判是能换个角度了,现在京香,你愿意先将铁盒交给我吗?”苏沐微微一笑,很随意温和的问道。

    “我!”

    京香是绝对不愿意这样做的,想到自己要是交出去铁盒会带来的后果,她就肝疼。没错,她跟随着桥本三间是想要杀死这个凶手,但杀死之外她也是想要有所收获的。

    铁盒就是收获。

    要是就这样交出去的话,岂不是说自己将一无所得?

    她不甘心!

    “看来你是不想要主动交出来,这样的话,我就只能说声抱歉。”苏沐话音落地的瞬间,那个原本被京香抱着的铁盒就出现在他手中,如此不算,京香更是像断线风筝般跌倒在地,嘴角露出一抹鲜血,神情惊恐的望过来。

    “你!”

    “没想到你京香竟然不是忍者?不过想想也对,你要是敢修炼的话,以着桥本家族的底蕴和桥本三间的怀疑心理,恐怕是难以接近的吧?”苏沐毫不客气的打断京香的话,无视掉她眼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愤恨漠然说道。

    “你已经得到藏宝图,放我离开。”京香挣扎着坐在地面,看着眼前躺着的桥本三间尸体,心里忽然间有些害怕。

    “放你离开?”

    苏沐眼神玩味的将铁盒收起来,然后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后无所谓的说道:“你能不能离开不是我说了算,而是她!”

    第五贝壳在将最后一个忍者摆平后,也出现在密室中,当她看到这里的情形后,眉宇间不由浮现出一抹意外。

    “这里竟然这么空荡荡?桥本三间到底是为了什么过来的?”

    “当然是这个!”

    苏沐将铁盒举起,平静说道:“这个铁盒里面装着的可是宝贝,等到咱们出去后再说,至于现在你的人已经快到了吧?”

    “对,他们已经过来。”

    “那就将他们全都带回去吧。”

    “没问题!”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国安的人处理是最好的,因为他们有着丰富的经验,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事。像是眼前这些人,只要落到国安手中,就别想轻而易举的离开华夏。

    密室外。

    “这个铁盒中装着的真的是你说的藏宝图?”第五贝壳在听到这个秘密的瞬间有些愕然,姣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种不敢相信的诧异。

    “不是我说的,是桥本三间说的,是京香说的。不过我想这个消息应该是正确的,刚才我已经翻过,里面的地图标注的很详细,至于说到是不是只要禀告给国家后,随便找到一处进行挖掘就能清楚。而且有意思的是,这十处宝藏竟然全都在东北三省。”苏沐抚摸着铁盒轻声说道。

    “这都是咱们华夏的国宝!”第五贝壳眼神愤慨,想到当年那场战争,华夏所损失的财物何其多,她就有种说不出的憋屈。

    “别着急,当年岛国从咱们华夏掠夺走多少国宝,日后都会原封不动的还回来。”苏沐说出这话时,眼底闪烁着的是一种自信光芒。

    他相信自己能做到。

    “那这个铁盒怎么处理?”第五贝壳眼珠一转,笑吟吟的说道:“其实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清楚铁盒的情况,京香那边我随便找个理由就能除掉。你说要是咱们将这个藏宝图分掉的话,是不是一下就能变成世界首富?”

    啪!

    谁想这话刚说出口,苏沐便扬起巴掌,很响亮的拍了下第五贝壳紧翘的臀部,随即若无其事的向前走去,“我就当做没有听到这话,这巴掌就当做是保密的代价。”

    “你个混蛋!”

    第五贝壳只不过是想要和苏沐开个玩笑,谁想这家伙竟然敢顺杆往上爬,还敢拍自己屁股。感受着那巴掌传递出来的热量犹然没有消散,那种酥痒的感觉开始侵袭全身每处,第五贝壳的面颊就开始羞红起来。她猛地一跺脚,追赶上去。

    “你给我站住!”

    四周做事的都是国安人,他们都是第五贝壳的心腹,都清楚这位主官的性格有多冰冷。平常你见到她的笑容都很困难,而现在竟然会这样和一个男人说笑。

    “我没有看错吧?那真的是咱们的第五局长?”

    “废话,你眼瞎我可没有。”

    “我的个乖乖,没想到真的有人能驯服咱们第五局长这匹胭脂马。”

    “嘘,小心点说话,那可是苏副省长,他们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别胡乱嚼舌根子。”

    ……

    宝藏的事情交给第五贝壳处理后,苏沐就没有理会,他相信国安肯定会妥善处理这事,也相信这事即便是交到国安那里,国家要是说想要发掘那些宝藏的话,也会通知辽东省,最后可能的还是让自己负责协调这事。

    明天就是正式签署合同的日子,萧氏集团,你该拿什么向我谢罪!

    苏沐眼神玩味。

    萧万年这时候在做什么?他并没有在萧氏集团总部,而是在首席市的一座茶楼中,正坐在雅室里面,神情有些拘谨的望着对面那个女子。

    这个女人太冰太冷,就像是一块从九幽深渊捞出来的寒石。你哪怕是不说话,只是坐在这里,都会感觉到局促不安。

    可偏偏你不能离开,谁让人家是朱雀俱乐部的主席霓裳。

    穿着一身裙装的霓裳,容貌娇美,颇有种古香古色的味道。她轻盈的端起面前的茶杯,无视掉旁边正在弹琴的琴师,就直截了当的问道:“萧万年,你觉得自己的萧氏集团能够拿下辽东省的这个铁路项目建造权,就能真正的得到吗?”

    萧万年顿时愕然。

    “主席,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已经取得竞标权,明天只要签署正式合同,随时都能开工,这事难道说还有别的说法?”

    “随时开工?”

    霓裳心里冒出一股上位者的孤傲,不屑着说道:“萧万年,我是朱雀俱乐部的主席,你觉得我对俱乐部的企业家情况全然不知吗?你觉得自己在我面前隐藏的很好吗?你觉得你的资料真的能瞒过辽东省主官们的视线?”

    萧万年心脏突然怦怦的加速跳动。

    “您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萧万年,我就敢说你的萧氏集团明天肯定是没有办法签署正式合同,非但如此,你拿出来的五亿人民币保证金也将颗粒无收,你的萧氏集团甚至还会面临最严重的调查,你更是会被直接抓进监狱,罪名便是通敌!”霓裳发出毫不掩饰的讥讽嘲笑。

    萧万年脸色大变,蹭的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嘴唇哆嗦,神情紧张,“你说什么?通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鬼话。”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萧万年我既然敢这样说,就肯定是掌握了你的资料信息,你不会觉得我是在诳你吧?要是这样想的话,我只能说你是想多了。”

    “你敢说自己没有通敌?”

    “你萧氏集团能够起家的资金是谁支持的,需要我说出来吗?行,我说出来也无所谓,省的你以为我是在瞎说。岛国的桥本家族,应该就是你的幕后靠山吧?你这些年就是一直在为桥本家族效命,我说的话没错吧?”

    霓裳不紧不慢说出来的这话,每个字都像是一根针,深深扎进萧万年的眼中,心中,让他有种眼瞎心痛的强烈冲击感。

    霓裳竟然知道自己的秘密?

    她怎么知道的!

    萧万年自问和桥本家族之间的联系没有谁清楚,即便是在桥本家族,这个事情都是秘密。可现在霓裳却随意就说出来,甚至连桥本家族的名字都能说出,那么就证明她不是瞎说的,她是真的知情的。

    我该怎么办?

    要是被苏沐知道这事,萧氏集团是绝对别想签署合同的。而且没准会像是霓裳所说的那样,自己会被抓起来的。

    萧万年想到自己这些年做过的那些事,心情就慌乱起来。

    “萧万年,要不要我给你指条明路?”霓裳云淡风轻的说道,捧起眼前的茶杯姿态优雅。

    “什么明路?”萧万年急忙问道。

    “我要你的萧氏集团,作为代价,我现在就可以安排你离开华夏,你这辈子都不要再回来!”霓裳一字一句的说道。

    萧万年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怒声喝道:“不可能的,萧氏集团是我一手建造起来的,我是不会就这样拱手让人的。霓裳,你是朱雀俱乐部的主席,但不要忘记俱乐部只是一个松散的联盟而已,你想要剥夺我的基业还没有这个资格。”

    “是吗?要是这样的话,那咱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你好自为之,好走不送!”霓裳眼眸中闪烁出无所谓的光芒安静说道。

    “我!”

    萧万年有心想要继续喊叫,但碰触到霓裳的冰冷眼神后,只能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