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太一天尊的邀约【三更】

作者:吾道长不孤 | 发布时间:2018-10-10 00:34 |字数:3857

    首先,这个地方就不大对。

    这里是源龙星,宇宙最强暴君的领地,合道极限密度大得可怕。如果他是一个前知者,那么肯定不会选择变数这么多的区域转生。

    龙皇甚至有“夺舍龙族即为死罪”的规矩。回来,王崎也越来越明白,为什么仙盟不能离开这尊大神(www.kukexs.com)的庇护了。

    其次,他“获得穿越者记忆”的顺序不大对。

    为了效率考虑,那么他最先获得的记忆,应该是“我是个二周目穿越者”,然后灌输一些灵气的概念,而不是任由幼年期的自己一个人摸索,然后一个人被经典力学实验的结果逼疯。

    甚至他现在也只有模糊的前世记忆。随着研究的深入,灵气宇宙与无灵气宇宙差异开始凸显,这份模糊的记忆逐渐失去效用,甚至有些增加知见障的嫌疑了。

    如果这一份记忆能够清晰些,事情都会完全不一样。

    第三,他根本就没有觉醒记忆的迹象。

    王崎现在在“跳出长河主宰自身”这个级别里面,已经算是强者了。

    按照龙皇妖皇的说法,已经超过成为前知者的最低要求了。

    如果自己真的已经证得过去未来归于一身,已经有果位、在一个逻辑闭环之中,那么他就应该直接觉醒,而不是自己慢慢的摸索。

    还有其他零零散散的一些疑点。

    比如说,在他的眼中,神(www.kukexs.com)州人族和地球人样子很像。而神(www.kukexs.com)州人族的演化,在这个世界,是有化石证据的,并且相当自然。

    直立人形是个经典形象,演化成这样合乎逻辑。

    但自己上一世也这么巧,长得和地球人那么像吗?

    如果不是,那么为什么这一点对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王崎叹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刚才没问……”

    尽管有限前知不问距离不问时间只问因果,走远了也不一定有用;尽管龙皇陛下一向自律,从来不窥探别人不希望他窥探的东西。但是,王崎却依旧不想在龙皇面前思考这个问题。

    有限前知选择历史的能力,或许已经足够在一个星球上选择出这样类似于地球发展史的历史。但目前仍旧没有迹象表明有限前知就可以跨越宇宙了。

    而梅歌牧对他展示的迥异于本宇宙有智慧干涉痕迹的无灵气宇宙明他对人族没有表面上那样亲和,绝对在暗中策划什么巨大的阴谋。

    而若是龙皇自己不知道这件事,那么则说明,这件事背后有一个比龙皇这位“可观测宇宙最强个体”还要强出至少一个数量级的存在。

    并且这位幕后黑手态度不明。

    出于种种考虑,王崎暂时也没有说这话的想法。

    至少也得成为前知者之后,才能有说话的本钱。

    “话说回来,‘敢夺舍龙族一律处死’到底是根据什么道理的呢?”王崎再一次思考起来:“是因为夺舍龙族的必然与龙族相似,而龙族的先,从未来夺舍龙族,就必然会与龙皇产生因果上的联系,进而触发前知之能?”

    想不清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但王崎可以肯定的是,一位强力前知者坐镇,确实可以有效的避免前知者夺舍的事情。

    ——虽然这种事情本身就很罕见就是了。

    但如果在关键时刻,一个文明的关键人物被爆出是过去未来归于一身者从未来夺舍的个体,那么这个文明就一定会产生巨大的动荡。

    “如果刚才问了就好了。”王崎叹了口气。

    龙皇在的时候,他会主动避免思考这个问题,所以不会去问。

    但现在,这个问题又显得蛮重要的。

    就在他接近西疆的时候,一道隐晦的气息进入他的感知。

    那是一位逍遥修士,境界上不比他弱,但不知为何,有一种衰颓的气息。

    这是邀请同道见面时的礼节。

    他循着这一股气息,很快就找到了一处海心小亭。

    亭子里,一个如狮子般乱发的老人正在安静的拉着二胡。

    王崎有些惊讶:“太一真的,这种老派的爱好和王崎这一代人已经搭不上边了。

    不管是在王崎穿越之前还是在穿越之后。

    王崎穿越之前,科学家群体里里面就开始出现并推崇盖尔曼这种喜欢把“八重道”这种宗教概念或者“夸克”这种小说名词拎出来给自己发现命名的硬核阿宅。因为喜欢科幻小说而搞研究的也大有人在【当然,也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喜欢,也有完全不喜欢的】,甚至像霍金这样自己动笔写科幻小说的都有。

    王崎不是特别理解这种老派的爱好。

    太一明……

    太一起来挺不可思议的。我与你之前都没有好好聊过……”

    ——妈耶,这台词,后面该不会是“我看你很不错但可惜没有更多机会交流了因为你今,这更多的就是一种‘确认’了。”太一,结果……我多少是有点感觉的。”

    王崎低下头,道:“明它的用处了……毫无疑问,缥缈宫的理论是‘有用’的。”

    王崎道:“错误的理论也不一定不能得到技术啊,前辈,那个……”

    “我听月寒兄说……你担心我会承受不住这个结果。”太一天尊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你似乎觉得我还是二百年之前的我——可能是因为仙盟封锁了许多消息,导致你们不知道我们现在究竟知道什么现象吗?”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受冲击最严重的时候,反而是当年洪天大君出现的时候……然后,我有几百年的时间,去慢慢接受这宇宙中存在着的伟力,修正自己的认知,将之纳入自己的理论……然后失败,接着再做。”

    “就算是算君,都觉得你的担忧有点……莫名其妙?”

    ——哈?

    王崎有些愣了。

    ——老师……你不会没有什么预警,直接就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给人看了吧?